东方体育日报——申花周刊の球迷谱



杨以敏 保留着夺冠那年的草皮

年龄:29岁。
职业:公司职员。
球迷球龄:9年。
“护花”球龄:8年。
个人爱好:足球、上网。

杨以敏是蓝魔维护团副团长和蓝魔论坛管理员,加入蓝魔已有8年光景,因为自然卷的头发,朋友们都亲切地唤他“毛毛卷”。他收藏了申花的球衣、抱枕、球票,座驾里挂着申花队徽的旗帜,手机彩铃是《蓝色荣耀》,还曾将深圳体育场的草皮带回上海。被足球渗入的生活,在他看来是一种享受。

“有追求、有信仰,而且逐渐成为生活的一部分,这样的感觉挺好。”
申花是家人
打开电脑,熟练地输入申花官方网站和蓝魔论坛的网址,是杨以敏每天的习惯。自认为比较闷、“在家宅一周也没问题”的他,每天都会关注与足球或申花相关的新闻。面对母亲“别去看球了”的劝说,杨以敏总会开玩笑地回答:“我就这么个兴趣,你就别剥夺了。”
自从2002年加入蓝魔以来,每当周末晚间有主场比赛时,杨以敏总会一下班就开车前往虹口足球场,下午4点半左右与相约的朋友一起在附近聚餐。时间久了,即使赛前没有相约,大家总会心照不宣地在那个时刻出现,共同为晚上开始的比赛预热。在尚未开车的2005年至2006年间,杨以敏还经常和球迷朋友一起喝酒。那时的他们就像每周一次的“网友聚会”,不过特别之处在于这些“网友”都是统一着装,身披申花的蓝色队服。
2007年4月25日,申花在源深主场对阵亚冠对手浦和红宝石。由于比赛时间设在周中的下午,许多球迷都未能来到现场观战。但杨以敏依然不想错过这场主场比赛,因此特意向单位请了假,在场的日本球迷的浩大声势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。“比赛只有这么多,每场比赛又都是不可预知的,一旦错过了现场,也许就会错过很多。”这正是杨以敏不愿错过任何一场比赛的理由。倘若有朋友某次没来现场,而且申花赢得了比赛的胜利,杨以敏还会和朋友开玩笑地说“以后都别来了”。
每次现场看球归来,杨以敏总会在家通过IPTV重新回味一遍比赛的全过程,尤其关注那些精彩或存在争议的场面。每逢周末在家,杨以敏的电视机总会固定在体育频道,他和其他许多球迷一样喜欢曼联,迷恋贝克汉姆的任意球和“黑风双煞”,但他坦承:“看欧洲联赛只是从欣赏的角度,但申花是自己的球队,像家人一样,是息息相关的。”这一句“息息相关”也涵盖了杨以敏眼中球迷的定义——不仅仅是fans,更是supporter,“球迷与球队应该有更紧密的关系”。
除了收藏2003年以来的历代申花球衣,杨以敏还收藏了十多个申花抱枕。迄今为止所有使用过的球票都静静地躺在他的抽屉里,他一张也不舍得丢掉。杨以敏的座驾里挂着申花队徽的旗帜,申花新队歌《蓝色荣耀》是他的手机彩铃之一。“这样的爱好旁人可能不太能理解,但有追求、有信仰,而且逐渐成为生活的一部分,这样的感觉挺好。”
“希望除了拍照之外,再带些什么回家留作纪念。”
深圳的草皮
杨以敏的客场经历十分丰富,比较近的杭州和南京在他眼里甚至算不上“客场”的概念,近年来每年都会前往。即使比较远的客场,他也会在家里收看电视直播,或者在开车时收听广播直播。不过,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客场还是2003年的深圳之旅,当时第一次前往客场观战的杨以敏见证了申花夺得末代甲A联赛冠军的现场。
末轮的比赛时间为周日。直到周五晚,还在读大学的杨以敏才下定决心,“想着夺冠的希望很大,见证一次很难得”,次日一早就坐上了前往深圳的飞机。尽管申花最终1比4惨败,但上海中远同样1比2不敌天津泰达,冠军依然属于申花。狂喜中的杨以敏从内场离开前,仍然希望除了拍照之外,再带些什么回家留作纪念。最后,他从球场的角旗区挖了一块土,装入随身恰好带着的宾馆洗衣袋,托运回了上海。此后,杨以敏一直在家为土浇水,这块承载着冠军记忆的草皮直到半年后才干枯。
由于认识航空公司的朋友,杨以敏事先查明了申花凯旋的航班,因此购买了同一航班的回程机票。在深圳的候机楼,他向申花的夺冠功臣们要到了签名,还在飞机上和四名外援合了影。
去年4月下旬,在申花前往韩国打亚冠比赛前,俱乐部官方组织了抽取球迷随队出征的活动,杨以敏成了被抽中的幸运儿之一。两周后,他又和其他球迷一起自发坐飞机前往新加坡,为申花的另一场亚冠小组赛加油助威。谈及首次在异国他乡支持自己球队的感受,杨以敏坦言十分特别:“平日里的加油鼓劲、呐喊口号,可能有所保留,但在国外时完全是超过百分之百地投入。”只可惜申花虽然控制了场上的局势,却遗憾地收获了一负一平,小组出线仅存理论上的可能。“觉得非常可惜,”杨以敏说,“还是在经验和运气上有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。”
杨以敏的蓝魔好友朱晔南当时和他一起去了新加坡,今年又一起去了南京。他们平时经常一起踢球和吃饭,交流考驾照和开车的经验。谈及对“毛毛卷”的印象,朱晔南吐出了一连串的形容词:“很大度,很重义气,脑子很好,学历很高,为人很随和,对待朋友很好,不计较小事。”
“你好。你叫什么名字?你也是新加入的吗?”
那些“第一次”
杨以敏从小学时就开始接触足球,如今,他仍会在每个周末和蓝魔的朋友一起踢球。“我们一般是风雨无阻,除了前一阵的黄梅雨季之外。”杨以敏笑道,“这算是看球活动在场外的延伸吧。”
1994年,他第一次在电视上观看了世界杯。次年申花夺冠,他第一次知道了足球俱乐部的概念,开始关心这支家乡的球队。
2001年春天,他在论坛上了解到了蓝魔球迷会,还在读大一的杨以敏零星地去现场看了几场申花的比赛。2002年,他正式成为蓝魔的一员,从此申花的赛季套票就成了每年的必需。“你好。你叫什么名字?你也是新加入的吗?”就这样,杨以敏结识了越来越多的蓝魔朋友,第一次为申花唱歌,第一次为申花喊口号,第一次为申花欢呼鼓掌,都让他至今记忆犹新。在每个主场比赛日前往现场,又唱又跳地为申花加油,逐渐融入了杨以敏的日常生活。“在电视机前看球,总有种有劲使不出的感觉,但在现场就可以很投入。”他如此解释现场看球的魅力。现在,他担任蓝魔维护团副团长和蓝魔论坛管理员,在参与蓝魔新会员的招募活动时,还会幽默地感慨自己“已经是个老人了”。
第一次与偶像阿尔贝茨亲密接触,正是在从深圳回到上海的飞机上。“阿里可以说是申花历史上无论球品还是人品,各方面都最优秀的外援。”在申花会馆开阿尔贝茨的欢送会时,杨以敏用DV全程拍摄,后来这成了他亲手制作的阿尔贝茨纪念视频的素材。加上平时在现场拍摄的画面,以及四处搜集的照片,配上背景音乐,将做好的视频刻成DVD,再用PS制作封面,只可惜这盘DVD至今仍在杨以敏的家中,一直没有机会亲手送给德国“铁锤”。
心中之最
最开心的比赛
2003年11月9日
上海申花4比1上海中远
上海本地的两支球队首次在同一级别的联赛上争夺冠军,德比的气氛达到了最高潮。张玉宁率先梅开二度,下半场奎瓦斯扳回一城,让杨以敏骤然紧张起来。等到佩特科维奇进球、张玉宁完成帽子戏法后,杨以敏激动得感觉像在做梦。
收获最大的比赛
2005年9月25日
上海申花2比1大连实德
这场胜利不仅基本确保了申花联赛亚军的地位,而且阻止了老对手大连实德提前夺冠。对杨以敏而言,这场比赛有着更大的收获——为申花首开纪录的马丁内斯赛后将球衣扔上了看台,杨以敏正是那位得到球衣的幸运观众。后来,借着赛前拍DV进内场的机会,杨以敏让马丁内斯在这件球衣上签了名。
最遗憾的比赛
2008年11月30日
上海申花2比2浙江绿城
申花近6年来离冠军最近、也是最遗憾的比赛。当听说山东鲁能未能取胜,申花只要拿下这场比赛就能夺冠时,杨以敏甚至不敢相信。但最终的平局还是让申花与冠军失之交臂,令看台上的杨以敏遗憾不已。

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相关日志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-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内 容:
验证码: 验证码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